跳至主要内容

高血压就一定得吃降压药吗?

当然要吃药,而且要坚持吃药控制病情。

很多人可能觉得高血压并不致命,只是不痛不痒的慢性病,或许对别的国家来说确实是这样,但对于中国人来说,高血压并没有那么温顺。

得了高血压真的拖不得,一定要及时就医,改善生活习惯、定期按医嘱服药,控制病情。

2009年《柳叶刀》刊登的一个研究发现,2005年全中国20%的死亡、80%的心脑血管疾病致死案例都要归咎于高血压。

高血压不仅造成过早离世的悲剧,还会给许多家庭带来经济上的灾难。2012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有4.1%的中国农村家庭仅仅因为不堪负荷高血压治疗的费用就陷入贫困状态。

这些数据是如此的触目惊心,差点让人忘记,就在二十多年前,中国居民的血压还相当健康。1991年,全国调查显示,当时成年人口的高血压患病率只有10%左右,到了2002年,成年人的高血压患病率已经翻了一番达到了18.8%,而2010年,这个数字再次翻了一番,达到了34%,增长速度几乎可以与房价媲美。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统计了该院近两万例高血压等心脑血管病人急诊的数据,发现,春节期间的急诊量较平日明显增多。过年的情绪激动、作息改变,饮酒和暴饮暴食会造成血压的波动,因此高血压患者不能过度放纵,更不可以有意无意地选择在喜庆的节日期间停止服药。

三个月前,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刊登了一篇针对中国人群高血压患病情况的大型调查研究。它覆盖了全国31个省市、170万人,结果发现,这些年龄介于35岁到75岁之间的受访对象中,患有高血压的比例达到了44.7%。其中有15.2%的受访对象收缩压达到160mmHg以上,比例是同龄美国人的4倍。

可见,在中国,高血压还处于一个失控的状态。

刚刚提到的170万人的大样本调查显示,高血压患者中,只有44%的人知道自己的病情,只有30.1%的人有在服用处方药物降压,最后,只有可怜的7.2%的人成功地将血压控制在正常水平(血压140/90mmHg以下)。

2006年5月25日下午,上海光源工程的4名建筑工人接受血压检查 / 视觉中国

也就是说,92.8%的高血压患者都对自己的血压放任自由了。而在欧美日等国家,高血压患者接受治疗的比例超过80%,能够妥善控制血压的患者比例也超过60%。世卫组织2013年的报告提到,尽管2009年开始了医疗改革,但数年过去,中国高血压的控制情况依然"令人失望"。

由于早期的高血压并没有特别的症状,加上大部分人没有定期体检的习惯,所以高血压的发现率一直不高。血压的监测和管理本该是基层卫生服务的重点,但基层却一直做的不好,这还要从历史原因说起。目前中国的社区卫生服务是在苏联的Semashko模式上发展来的,苏联的Semashko模式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它将所有卫生资源都按照高低级别分配好,基层的医院并不只治疗简单的小病,而是要服务所有基层的人民。

2017年6月18日,在西安莲湖公园西门外,86岁的退休大夫唐文英在为街坊量血压。由于水银血压计操作要求较高,2013年的《中国高血压基层管理指南》鼓励在家庭内推广自动电子血压计 / 视觉中国

由于卫生资源紧张,苏联模式下的基层的卫生服务变得更加专科化,它们的治疗重点倾向于少数的急性大病,而不是像欧美那样覆盖慢性疾病。在Semashko模式发展而来的中国基层卫生服务也有着"太专、不够全科"的毛病。尽管医疗改革一直想改变这个问题,但是效果并不怎么明显。加上人们普遍不信任社区卫生服务,社区站的医生大部分上班时间都在等待病人出现。

大家都不去社区卫生站看病,实在是一个巨大的资源浪费。绝大多数人想象不到,政府每年给初级卫生保健服务投了多少钱:平均每人45元的预算,总额有600多亿人民币。但这些钱花是花出去了,除了前阵子出了轰动一时的"5亿中国人拥有了家庭医生"的新闻报道外,似乎却没有太大成效。

2015年4月22日,北京南二环景泰桥南路东侧,骑车买菜回家的王女士因为高血压突然晕倒在路边 / 视觉中国

而那些已经知道自己有高血压的人,为什么有病却不治?这个问题最重要的答案,就是"没钱"。高血压一般需要终身服药,对于很多人来说,药费和定期复诊的费用都是不小的负担。

城市高血压患者的治疗比例一直比农村患者高,但这个事实并不能用"农村患者不重视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来解释。调查显示,城乡患者治疗率的差异完全可以用城乡医保的种类不同来解释,城镇医保和新农合报销范围和力度的不同,直接决定了高血压病人的命运。

即使幸运地得知了自己的病情、并幸运地吃上了降压药,高血压患者离健康的血压依然还很远。在接受治疗的高血压患者中,有81.1%的人仅仅服用单一品种的药物,而这样往往是不足以控制病情的。

2015年5月02日,安四毛,山西盂县孙家庄一位70岁的盲人独居在院子的窑洞内。他靠尼群地平片这一种药物控制血压 / 视觉中国

另外,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患者使用的降压药物类别也有很大的不同。美国最常使用的是ACE抑制剂、β受体抑制剂和利尿剂,而中国患者最常使用的是钙通道阻滞剂。不同降压药物的作用机制不同,因此它们有着不同的适应症,需要针对不同病情使用。中国高血压患者用药过于单一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新品种药物价格较贵、基层医生没有严格按照高血压治疗指南用药等。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在接受治疗的高血压患者中,有8.2%的人服用的是中药,而目前依然没有明确证据说明它们真的能降血压。

2004年11月,昆明的中药医药博览会上,声称能够治疗高血压和乙肝的苗族传统医药秘方配方 / 视觉中国

总而言之,高血压的防治任重而道远,而很多人还没意识到控制血压的必要性。假如有人能够早日开发出智能血压计每天自动上传数据到朋友圈示众,大家拿出跳一跳刷分的热情来,可能情况会好转很多。


参考资料:
[1]张玉梅, 等. 季节和节假日对心脑血管病患者急诊的影响. 中国全科医学. 2009年3月第12卷第3A期
[2]Jiapeng Lu, etc. Prevalence, awareness, treatment, and control of hypertension in China: data from 1·7 million adults in apopulation-based screening study (China PEACE Million Persons Project). Lancet 2017; 390: 2549–58
[3]Fu-Liang Zhang, etc. Hypertension prevalence, awareness, treatment, and control in northeast China: a population-based cross-sectional survey. Journal of Human Hypertension. volume 32, pages 54–65 (2017)
[4]田野. 1991-2009年我国成人高血压流行趋势分析. 中国预防医学杂志. 2014年02期
[5]He J, Gu D, Chen J, Wu X, Kelly TN, Huang JF, et al., et al. Premature deaths attributable to blood pressure in China: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Lancet 2009; 374: 1765-72
[6]Le C, Zhankun S, Jun D, Keying Z. The economic burden of hypertension in rural south-west China. Trop Med Int Health 2012; 17: 1544-51
[7]He, Jiang. Hypertension in China: a large and increasing public health challenge. Journal of Hypertension Volume 34(1), January 2016, p 29–31
[8]Xing Lin Feng, Mingfan Pang, John Beard. Health system strengthening and hypertension awareness, treatment and control: data from the China Health and Retirement Longitudinal Study.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4;92:29-41.
[9]郭瑞. 我国部分省份职业人群高血压患病状况及知识、信念、行为调查分析. 北京协和医学院. 硕士论文
[10]李榕. 新疆医务工作者职业紧张与高血压发病状况及其表观遗传学研究. 新疆医科大学. 硕士论文
[11]Wang J, etc. Prevalence, awareness, treatment, and control of hypertension in China: results from a national survey. Am J Hypertens. 2014 Nov;27(11):1355-61. doi: 10.1093/ajh/hpu053. Epub 2014 Apr 3.
[12]Gao Y, Chen G, Tian H, Lin L, Lu J, Weng J, et al. (2013) Prevalence of Hypertension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Study. PLoS ONE 8(6): e65938.
[13]安惠萍. 职业性接触二氧化钛粉尘对呼吸系统和血压的影响. 职业卫生与应急救援2017 年2 月第35 卷第1 期
[14]Sung Kyu Ha. Dietary Salt Intake and Hypertension. Electrolyte Blood Press. 2014 Jun; 12(1): 7–18.
[15]Tanya M. Spruill. Chronic Psychosocial Stress and Hypertension. Curr Hypertens Rep. 2010 Feb; 12(1): 10–16.
[16]Joseph Antoun. Post-Soviet Transition: Improving Health Services Delivery and Management. Mount Sinai Journal of Medicine: A Journal of Translational and Personalized Medicine Volume 78, Issue 3, pages 436–448, May/June 2011
[17]Law M. "Lowering blood pressure to prevent myocardial infarction and stroke: a new preventive strategy" . Health Technol Assess. 7 (31): 1–94.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中国研制的这套地铁隧道施工利器,比变形金刚还炫酷

人类的铁路建设至今已有近200年的历史。   1825年,世界上第一条永久性铁路,全长31.8公里的英国斯托克顿—达灵顿铁路正式通车,标志着近代铁路运输业的开端。
人类的第一条铁路   在过去,修建铁路全靠人拉肩扛。人们将用沥青浸过的枕木铺在路基上,再由几十个人一齐合作,将长长的铁轨搬起铺在枕木上。   用这种方式铺设的铁路位置误差大,铁轨之间还留有很大的缝隙,能够容许的列车通行时速也相当低。这样修建铁路的方式不仅效率极低,同时也是对劳动者的严重摧残,美国的太平洋铁路就被人称为"每根枕木下面都有一具华工的尸骨"。   随着时代进步,列车的运行越来越快,对轨道误差控制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尤其是现如今高速铁路与城市轨道交通的修建,对轨道的平整程度要求极高,已经不再采用传统的枕木,而是以预制混凝土板作为底座,其上安装的钢轨则是以很强的预应力被牢牢钉在混凝土板上的,不会因为温度变化而发生伸缩。这样的钢轨几十公里也没有一个缝隙,可以保障列车的高速通行。
高铁的路基   不过,要想铺设这样的铁轨,凭借人力是不可能完成的,这就需要自动铺轨车的帮助。 (一)传统铺轨车应用繁琐,需要专门为它建轨道   人们应用自动铺轨车的历史已有几十年。   它类似于一种复杂的门式起重机,伴随着铁路线的延伸而向前运行。它可以在人的操纵下将几十吨重的混凝土底板和钢轨精确地放置在指定位置,相比起人工铺设,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率。   传统的铺轨车虽然铺设效率很高,但为它服务却需要大量的资源和工期,其中最麻烦之处就在于,铺轨车本身也要依靠轨道才能行进。它的专用轨道虽然无需像铁路主线上的铁轨那样精密,但仍然需要事先专门修建。   在本就十分狭窄的地下铁路隧道中修建专门轨道,施工难度高,工序极其繁琐。
传统铺轨车的施工现场   此外,由于传统铺轨车必须依托铁轨进行移动,因此根本没有自主的转场能力。要想运输它,只能先行拆卸,送到施工现场再进行组装。这极大增加了现场的工程量,占用了大量的劳动力,而且拖延了工期。
地铁的施工环境十分狭小,限制了工程设备的展开   为了提高生产力,工程师们急需一种使用灵活、转场方便、自动化水平更高的铺轨车。 (二)地铁隧道里的"变形金刚"?中国研发轮式铺轨车   正是在这种迫切需求的驱动下,中铁四局八分公司成功研制出了轮胎式铺轨车和多功能运输车两个配套铺…

进步的中国民航

这几天,大雪再次在小编的朋友圈刷屏。不少南方朋友纷纷感慨:"这是我今年见过最大的雪。"北方的朋友则调侃"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不同于普通人的欢呼雀跃,民航人们则是果(艰)断(难)的将自己奉献在了抗雪第一线。不像往年平静过冬,24日开始的大雪导致合肥、常州等多个机场出现长时间关闭的情况,其他中东部机场也开始了冬天给飞机"洗澡"的过程。
大雪纷飞的停机坪什么叫飞机"洗澡"?其实,飞机"洗澡"就是指飞机除冰的这一个过程。在大雪天里,现在中国大部分有条件的机场都采取了"双车两步除冰法"对航空器进行除冰作业。顾名思义,它是采用两台除冰设备对飞机进行快速除冰。如果把航空器看作人,那么这个除冰过程就有点像洗澡。
12月28日上午,乌鲁木齐机场正在给一架飞机喷除冰液。"双车两步除冰法"的使用时间并不算太长,国内大部分机场都是在近五年开始采用这种方法通常来讲,使用这种方法会先进行除冰、后进行防冰,使得除冰速度加快的同时,飞机的防冰保持时间也能有效延长。对于短暂停场的飞机,除冰时间能缩短至五分钟,大大提高了机场运转效率

"实践一号":备份星作用却大于东方红一号

1971年3月3日,基于"东方红一号"备份星研制的"实践一号"卫星发射成功,运行在近地点高度为266千米、远地点高度为1826千米、倾角为69.60°、周期为106分钟的轨道上。这是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二颗人造卫星,此时距"东方红一号"卫星发射成功不到一年。与广为人知的"东风红一号"卫星相比,虽然"实践一号"卫星的知名度要小不少,但其作用却不小,单纯从科研的角度看,甚至要比"东方红一号"更大一些,毕竟"东方红一号"是我国自行研制的首颗卫星,主要宣示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突破,象征意义更大一些,而"实践一号"则实打实的承担着重要的科研任务。
在我国的卫星研制体系中,每一型卫星都有特定的使命任务,具体到"实践"系列卫星,其主要担负科学探测与技术试验任务,就在2017年4月12日,我国刚刚发射成功"实践十三号"卫星,该星是我国首颗高通量通信卫星,通信总容量达20Gbps,超过我国已研制发射的通信卫星容量总和。那么,作为我国首颗科研卫星的"实践一号"又承担着什么任务呢?大致来说,"实践一号"承担的科学试验任务可分为两类:第一类主要是各种高空环境参数的测量,如我国高空磁场、X射线、宇宙射线总强度等,这也是我国第一次直接探测宇宙空间环境,相关测量数据则通过遥测系统发回地面。第二类则是测试一些卫星部件的工作状况,为今后我国卫星研制生产提供参照,如硅太阳能电池和镍镉蓄电池组成的电源系统长时间工作状况、主动无源温控系统的性能、遥测系统的寿命、无线电线路在空间环境下长期工作的性能等
"实践一号"卫星的研制始于1968年,1969年底开始模装,1970年5月确定最后的正样状态,随后各分系统又进行了大量试验、1971年1月3日起运前往发射试验场。该星采用1米直径的近球形72面全蒙皮骨架式结构,上下半球壳的梯形平面上各装有14块硅太阳能电池板。全星由结构、天线、跟踪、电源、温度控制、遥测及星上电路六个部分构成,其中结构、天线和跟踪系统基本延续了"东方红一号"卫星的设计,但为长期执行任务进行了适当改装。卫星采用自旋稳定姿态控制方式…